千千小说网 > 问道章 > 第三章 阴谋

第三章 阴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锦鲤帮乃是庆元城一帮孤儿发展而来,到此时共计有核心帮众四十三人!外围上百人!

    当然,真正遇到事情,敢提刀出去砍的,最多不超过二十个。

    饶是如此,已经足以在县城中占据几块地盘,光是每月的抽水都源源不绝。

    此时,在大宅院校场的后堂内,锦鲤帮核心帮众尽数到齐,皆身穿黑色劲装,胸前绣一锦鲤。

    段玉端坐主位,手里还在雕刻着木牌。

    虽然重生,但锦鲤帮依旧内忧外患,他首先要除的,便是内忧!

    “带上来!”

    伴随着一声冷喝,一个不断蠕动着的麻袋就被扛着,扔在堂前,发出一声惨呼。

    打开之后,里面顿时滚出一个人来,脸上乌青遍布,但年纪看着不大,原本眼神有些迷茫,此时滴溜溜一转,就扑到了段玉脚下:“帮主!大哥!饶命啊!”

    这是锦鲤帮的四当家施全,虽然先天瘦弱,胆子也小,但颇有几分经理长才,相当于帮中账房一类的人物。

    在前世,便是此人暗中投敌,将叶知鱼引诱进陷阱,万劫不复。

    但这一世,段玉早早命人监视,就抓住了他跟外敌勾结的把柄。

    施全也是聪明,知道狡辩无用,砰砰磕头,上额一片血肉模糊,痛哭流涕:“我也不想的啊……但小翠已经怀了我的骨肉,落在他们手上……呜呜,我不是人……”

    锦鲤帮高层都是孤儿出身,见到此幕,顿时有些恻然。

    唯有段玉,却是面色不变:“为了小翠?呵呵……你为何不提对方允诺你一个公门职位,还给你大宅一座、纹银千两的事情?”

    听到这一句,施全顿时宛若被冷水从头浇下,瘫软在地上,感觉自己的内心都被看透,仿佛赤身站在雪地中一般,不由簌簌发抖。

    “你们说,应当怎么办?”段玉眼睛环视一圈。

    秦飞鱼神色不变,一个杀字已经吐露出口。

    而叶知鱼更是气恼自己被施全之前的表演骗住,原本求情的心思也是淡了下来,别过头去。

    “好……既然如此,念在兄弟一场的份上,让他不见血而死吧,那个小翠,日后若能寻到,自然也是我们来照顾……”

    段玉摆摆手,下了决定,在场众人顿时心里一颤。

    所谓的‘不见血而死’,有着很多种方法,可以是毒酒白绫,也可以是套在麻袋当中,乱棍打死!

    而帮派当中,对待叛徒,当然是选择后者的居多。

    “不……你们不能这样!”施全听到这个决定,顿时惊惧大叫:“你们不能杀我!你们知道这次要对付锦鲤帮的人是谁么?那可是周家!”

    听到这个消息,纵然秦飞鱼与叶知鱼都是神色一变,现出几分惶恐之色来。

    姓周的有千千万万户,但在历元县中,不加任何前缀的周家只有一个,那便是县中最大的缙绅,家有良田万亩,富贵至极,号称书香门第,历代都有人出仕为官,如今族中地位最高的一个,甚至在庆国中爬到了四品的高位。

    此等巨户,在小小的历元县便是土皇帝,哪怕县尊大人,一旦不如周家之意,也能令其政令寸步难行,甚至被生生排挤走!

    锦鲤帮与对方相比,简直就是飞虫与雄鹰的区别!

    听到是如此庞然大物要与锦鲤帮为难,下方便是一阵骚动。

    施全见此,心中得意,脸上却作出一副顾全大局、委屈求全的模样:“我并非要叛帮,而是想搭上周家的路子啊,周大管事说了,只要我们投靠过去,每月上交五成收益,日后便是周家罩着了,势力扩展到全县都不成问题!”

    此言一出,纵然叶知鱼都有些意动。

    段玉见到这一幕,却是冷笑:“是么?为何我还听说,那周大管事还有两个条件,第一个便是要我与秦飞鱼的小命,而第二个便是要献上我这知鱼妹子呢?”

    “什么?”

    听到这个,叶知鱼与秦飞鱼的脸色顿时一寒,而施全却是惊骇欲绝,一个‘你怎么知……’就脱口而出。

    ‘周家……呵呵……’

    段玉心里冷笑,上一世的记忆就浮现出来,这一次的危机,幕后黑手自然是周家,总揽一切的是周秉周大管事,实际上真正的起因,还是周家的二公子周子玉,此人表面上看起来谦谦君子,道貌岸然,实际上一肚子坏水,上一世就看上了锦鲤帮,外加叶知鱼的美色,曾对自己露出招揽之意,被拒之后,沉寂了数月,就悍然发动,将锦鲤帮一朝覆灭,关键还是做得滴水不漏,若非自己走运,也就没后来的事了。

    这一世,自己重生得晚了些,没有来得及与对方虚与委蛇,只能见招拆招。

    “本来还想给条绳索让你自尽,但现在……”段玉摇摇头,平淡地道:“拖下去,乱棍打死!”

    施全面色一怔,被人拉着拖下去的时候,才发出一声惨叫,但旋即就被塞了麻球,装入麻袋,一阵乱打后气绝身亡。

    “帮主、二哥……”

    叶知鱼上前一步,神色迟疑:“周家毕竟是本地大户,我们对上他们,简直是以卵击石……”

    “不然能怎样,让我们把你献上,顺带让人割了我跟二弟的头去?须知……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段玉摇摇手:“你也不要说什么自己去周旋的鬼话,那周家可不是什么良善之家,你当那每几个月便从后门抬出去的尸体是假的?”

    说起来,这个古代社会虽然依旧有着官府与法律,但力所不及的地方也太多。

    比如自己帮派处决叛徒、乃至高门大户中打死仆役丫鬟之类的,只要毁尸灭迹、安抚得当,官府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好比这施全,死尸肯定是要加石块沉水底的。

    他本来就是孤儿,也没有苦主,除非那小翠神通广大,能捞到尸首去衙门告发,段玉也有的是办法抵赖。

    叶知鱼如何不知道周家就是狼窟虎穴,此时一口心气回落,眼角就有些发红:“那该如何是好?要不我们……逃?”

    “亡命天涯?只是下下策,等到不可挽回之际,我自会如此!”

    段玉半眯着眼睛:“周家要发动,必然是雷霆万钧,水火其下,首先应该找了一个‘武林高手’,专门用来对付我与二弟,其次则是大批人马出动,灭我总坛,官府势力紧随其后,我们虽然将三班六房都喂饱了,但周家一个片子进去,他们会帮谁不言而喻……”

    这连环计策一旦成功,锦鲤帮便是群龙无首,任凭宰割。

    哪怕稍有不协,也有官府中人收尾,要比在公门中的资源,锦鲤帮怎么可能是周家的对手?

    之前的郑屠之事,不过是随意一枚小卒子,想要让锦鲤帮露一露底,摸清关系,才好一网打尽。

    上一世如此计谋之下,段玉当真回天无力,幸得秦飞鱼死命保护,才侥幸逃出生天。

    “报!”

    这时候,一名帮众进来,躬身行礼,递上一份拜帖:“周家周秉管事,请帮主至醉仙楼一聚!”

    听到这话,叶知鱼都是浑身一颤,秦飞鱼眯起了眼睛,情不自禁地握住腰间刀柄。

    ‘终于……来了么?’

    段玉却是接过帖子,双手不见一丝颤抖。

    自从一个月前重生开始,他就为了今日之事准备,甚至心里还有些激动。

    ‘血债血偿!虽然我此时还未到能灭了周家的地步,但至少要让他们先付出点利息!’

    ……

    周宅,某一处庭园之内。

    周子玉人如其名,面如冠玉,温文儒雅,完全就是一个浊世佳公子的形象。

    此时正坐在竹亭中饮茶,小火炉之上的水壶呼呼直响。

    旁边,则是一名体形富态、眯着小眼睛的管家,躬身禀告:“二公子,一切都准备妥当,衙门里早已送了片子,到时候自有齐捕头跟着我们的人马前去,纵然那锦鲤帮赢了,也是持械斗殴,当场就可以捕进衙门里去……”

    实际上,周秉不觉得需要走到这一步,毕竟,二公子可是准备了五十个打手,还有周家专门的护院武师在内,又岂是那一帮小兔崽子能够比拟?

    “嗯……还有那秦飞鱼,当初可是提着一柄单刀,从街头杀到街尾,有一个冷面煞神的外号,段老大深藏不露,但说不定比秦飞鱼还要厉害些……料敌从宽,狮子搏兔,也应尽全力!”周子玉公子自顾自地端起茶杯,轻嗅茶香,不经意地道。

    “这一点更请公子放心,老奴已经花了五百两银子,延请‘疾风剑’范井过来,此人乃是名闻叶州的好手,曾经一人一剑,连斩十三马匪,对付两个只知道好勇斗狠的小子,应当不费吹灰之力才是……到时候我再让他出手,将那叶小娘们给公子抓来!”

    周秉想到那叶知鱼英姿飒爽的风情,不由心里一热,眼中就流露出淫邪的光芒来。

    他良家与行院中的女子玩弄了不少,却还从来没有试过这等野马的滋味,公子是个喜新厌旧的性子,或许啖了头汤之后,还能赏他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