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医女酥手遮天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御赐之物

第六百六十九章 御赐之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未晞就又为陆玉昤点了根蜡,心道,退一万步讲,哪怕最后皇上还是选中了五皇子做太子,在皇上大行之前,恐怕也是会把陆玉昤这般妖言惑众的人给灭了的。

    她说的都是实话,并不怕皇上派人去查。

    皇上默了默,又抬头盯着陆未晞,“你为何不看好老五?”

    陆未晞道:“臣女乃一内宅女子,不敢妄议皇子!”

    皇上道:“你再这样子不老实,朕就收回刚刚的话!”

    “您怎么能这样子?”陆未晞急眼了,“君无戏言啊!”

    皇上道:“你又何曾把朕当君?遮遮掩掩,藏头露尾的,妄图欺瞒君上,你是嫌弃自己脖子上的脑袋太稳固吗?”

    陆未晞红着个眼眶,“皇上赖皮!贤妃娘娘都说了,让您不要吓唬我!”

    危急时刻,急智的把贤妃给搬了出来。

    皇上就被气笑了,“你不说实话,倒是朕的错了?”

    陆未晞道:“您是皇上啊!我若什么都说了,您一个不高兴,要我的脑袋怎么办?让我说实话,您好歹赐一枚免死金牌啊!”

    皇上抬手揉了揉眉心,“当初在大长公主的寿宴上,朕不是赐了你一物?”

    陆未晞眨巴两下眼睛,“那东西能当免死金牌用?”

    皇上道:“那东西比免死金牌好使!能调动朕的禁军。”

    “啊?”陆未晞彻底傻眼。

    禁军?她好像从来没听说过皇上有禁军一说啊!

    东西虽然金贵,可即便她有信物,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调动啊!

    这皇上,才是最最狡诈的那一个啊!

    “不相信?”皇上挑眉,“那就拿出来试试!”

    陆未晞捏着自己绣中的硬物,“皇上怎么知晓臣女随身带着了?”

    皇上的脸上露出一丝诡笑,一闪而过,“朕特许了你调动禁军的权力,若朕要砍你的脑袋,你完全可以指挥禁军灭了朕嘛!”

    “臣女不敢!”陆未晞扑通跪倒在地,登即把袖带里的翠绿扳指掏了出来,置于掌心,举过头顶,“物归原主!”

    皇上坐着不动,“君无戏言!既是赏赐给你了,你拿着就是。”

    “皇上!”陆未晞几乎是在哀嚎了。

    皇上摆摆手,“起来!陪朕出去走走吧!”

    陆未晞虽说是一个头两个大,却又不能不跟出去。暂且将那个烫手的扳指塞回了袖袋里,出了偏殿。

    杜德正为皇上披大氅。

    弹丝也举着陆未晞的斗篷上前。

    “有劳姑姑了!”贤妃身边的人,陆未晞自然不能用的心安理得。

    弹丝笑笑,“老奴该当的!”

    皇上穿戴整齐了,吩咐杜德,“远远的跟着就行,不许靠太近!”

    杜德陪着笑脸,腰恨不能弯到地上去。

    陆未晞跟在皇上身后,保持着两米的距离,出了靖和宫。

    还好,三皇子已经走了。

    皇上突然站住了脚。

    陆未晞愕然抬头。

    皇上道:“你离朕那么远,怎么说话?”

    陆未晞赶忙紧走两步,却也不敢跟皇上并肩,错开了一米的距离。

    皇上道:“你不待见老五,还没说原因呢!”

    陆未晞在心里叹气,这还不依不饶上了。那就豁出去了!今日进宫,原也想着,真要起了什么冲突,自己也是会不管不顾的。

    “五殿下被废贵妃给娇惯坏了!”

    皇上哦了一声,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陆未晞看着前方的路,虽然是第一次进宫,也知晓是去御花园的路。心里腹诽,这大冷天的逛御花园,皇上的品味也是够独特的了。

    “一个强势的母亲教出来的孩子,往往会没有主见,人云亦云的跟风。若非如此,五殿下也就不会对陆玉昤言听计从了。”

    皇上叹口气,“你的意思是,老五被刘鹭给养废了?”

    陆未晞道:“老人俗话,惯子如杀子,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废贵妃仗着自己在宫中无人能及的地位,仗着自己强大的娘家,应该没少作威作福。五殿下在这样的娘亲身边长大,也就难免被养成狂妄和不可一世的性情。所谓的满招损谦受益,他吃亏就吃在太骄傲自满了,压根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皇上扭头看了她一眼,“你这是在指桑骂槐?”

    陆未晞道:“臣女不敢!”

    谁敢指责皇上啊?

    但养不教父之过,儿子养歪了,不单单是娘的错误,身为当爹的是更应该好好反省的。

    刘贵妃的狂妄,归根结底还得从皇上身上找原因啊!

    若非皇上纵容,她何以在宫中一手遮天?

    若非皇上纵容,忠勇伯府何至于猖狂那许多年?

    皇上叹了口气,“并非朕不想对儿子们上心,只是国事繁忙。朕顾得了这头,就顾不了那头啊!尤其是近十年来,北地和竺越同时用兵,朕是恨不能连睡觉都是睁着眼睛的。”

    用兵十年,而在用兵之前,却是要用十年积蓄兵粮的。战事结束了,却还要休养生息。

    十年又十年,总有忙不完的事情,可不就将儿子们给耽搁了嘛!

    陆未晞抿唇,“所以说,娶妻当娶贤啊!”

    丈夫忙大事的时候,儿女的教导可不就落在妻子的头上嘛!

    有一个贤良的妻子,是足可以保三代无忧的。就好比广恩侯府,广恩侯是常年不着家的,可无论窦彦南还是窦红樱都长的很好,归根结底还是广恩侯夫人教导有方啊!

    皇上居然附和着嗯了一声,“所以,朕是该立后了。立一名贤后!”

    陆未晞的眼皮就急速的抖了一下,心也跟着颤了三颤。

    皇上却又突然来了一句,“老三你可看好?”

    陆未晞望着旁边秃枝上的麻雀飞上飞下,“不看好!”

    “哦?”皇上抬脚,登上了往八角亭的台阶。

    陆未晞抬眼看了看,亭子上题了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卿云轩。

    皇上没听到动静,回头就看到陆未晞正盯着那几个字看,就问道:“认识是谁的字吗?”

    陆未晞回神,“汲大儒的字!”

    “他不是你师傅?”皇上脚步一顿。

    陆未晞答:“是!”

    皇上继续往上走,“所以,你才是邹聖因的小师妹,而冯骋只是伴读,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