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之全能兵王 > 第438章 不按常理出牌的李十二

第438章 不按常理出牌的李十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蜀川某山脚下村庄的小饭馆内,一白衫男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掌柜,打酒!”

    “去给这位客官打一壶剑南烧春。”

    一看来人,掌柜二话没说,就让小二结过酒壶打酒。

    小二没有多话,接过壶子就朝酒窖里走,可没走两步就让从后房出来的老板娘给拦住了,“打什么酒?还剑南烧春,给他拿一瓶剑南春就不错了!”

    掌柜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那就拿剑南春吧。”

    “剑南春?不妥,不妙!”

    白衫男子摇了摇头,似乎并不喜欢这蜀川名酒。

    “那大曲呢?”

    “问什么问!闭嘴!”

    老板娘瞪了掌柜一眼,然后看着白衫男子问道:“拿钱只要给酒钱,什么酒都给你拿出来。”

    白衫男子摇了摇头,“没钱。”

    “没钱喝什么酒?出去!”

    老板娘开始赶人了,不过她这语气虽然不好听,却没什么实质性的动作。

    “花姐,咱们都是老熟人了,赊我一壶酒也没什么吧?”白衫男子脸皮也是够厚,笑嘻嘻的说道:“老人家在世的时候,可没问我要过一壶酒钱。”

    “就是因为他没要你一壶酒钱,我们家才会三代人都一直待在这破地方!”

    见老板娘态度这么坚决,白衫男子直接将手中的长剑扔到了桌子上,“我把剑留在这儿,你给我一壶剑南烧春,等我有钱的再来赎。”

    一看这情况,老板娘是硬不起来了,没好气道:“得得得,我给你一壶酒还不成么!要是你爹知道你又把剑拿来当酒,非得打死你不可!”

    “谢谢花姐,整个蜀川就你们家的剑南烧春是最好喝的了!”

    白衫男子就算准了会这样,两人差不多从小一起长大,性格不要摸的太通透了。

    “整个蜀川也只剩我家会酿剑南烧春了!”

    老板娘一边把装好酒的酒壶递给白衫男子,一边连翻白眼埋汰人。

    白衫男子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嘿嘿笑了两声,便开始畅饮起来。

    “我说十二,你以后别再拿剑乱当了,你爹那脾气,你可比我清楚。”老板娘说着,又朝小二喊了一声,“拿盘花生米过来。”

    “知道了,知道了。”

    老板娘无奈的叹了口气,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这小子是又没听进去。

    “花姐,反正每次磨完嘴皮子,你还是得给我酒,以后就别走这些程序了,直接把酒给我吧。”

    “我那是怕你挨揍!”

    “放心,不是小时候了,现在几个老头儿加起来都打不过我一个。”

    “但你不能还手啊。”

    “……”

    就在两人聊天之际,又有两个身影走了进来。

    “来客人了,你喝完以后记得把桌子收拾一下。”

    老板娘说着便起身,一脸笑容道:“几位客官来点什么?”

    “我们是来找人的。”

    “找人?”

    老板娘愣了一下,“我这儿是饭馆,不是客栈旅馆,两位怎么找到我这儿来了。”

    少年伸手指了指身旁的同伴,“他说我找的这个人,只有你知道在哪儿。”

    “您……要找谁?”

    少年咧嘴一笑,“李十二。”

    老板娘先是一愣,然后仔细打量起了两人。

    少年看上去倒是挺正常的,就是同行之人看上去有些怪异。

    “不知你们是?”

    “在下林无敌,这位——”不等少年把话说完,黑袍人便淡淡开口道:“无情!”

    这二人,正是从京城连夜赶来蜀川的林北和无情。

    “那不知道你们找他有什么事情?”

    “借剑!”

    听到此处,老板娘面色大变,慌张道:“对、对不起,你说的这个李十二我没见过。”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出她在撒谎。

    这边不等林北再次开口,一个声音便传了过来,“花姐,咱们两个从小穿一个裤衩子长大的,你怎么能说不认识我呢!”

    白衫男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在下李十二,刚才是谁要借剑?

    “我。”

    林北在应声的同时,也开始打量起对方。

    白衫男子虽然一袭白衫,整洁无比,十分有古人气息,却披头散发,猛地一眼看去,都看不清楚对方面貌。

    加上这摇摇晃晃的微醺状态,真的很难和孔尊儒以及无情这等剑主联系在一起。

    可在下一刻,林北心中的疑惑便消失一空。

    只见原本还醉醺醺的李十二,猛然间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发丝中露出的双眼,如同一把把直穿心脏的利剑,“你……确定?”

    在他说出这句话时,整个饭馆的空气都仿佛停滞了。

    林北收回意外的心神,笑道:“我确定!”

    他虽在笑,可双眼散发出来的锋芒,却一点也不弱于李十二。

    一时间饭馆内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身子骨稍弱一些的老板娘等人,甚至连站立的勇气都没了。

    不过这种气氛只停留了数秒,李十二便一脸兴奋的将桌子上的长剑扔到了林北怀里,“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啊!”

    那模样,简直比甩掉一个烫手包袱还要兴奋万倍。

    这下子不光林北有些回不过神来,就连无情也开始傻眼起来。

    剑主,奉武圣之命,世代守护神兵。

    对于他们来说,神兵大于一切,为了保护神兵,性命都可以舍弃。

    因为这不光是一种荣耀,还是一种责任。

    可、可这李十二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只是两句话的功夫,不光嘴上同意,还付诸行动,这、这简直不科学啊!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把酒当歌醉今宵,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求得一生乐逍遥……”

    然而李十二还唱起了歌来,那样子简直比娶了媳妇还要开心。

    反倒是老板娘开始着急起来,“李十二,你干嘛呢!这事儿要是被你爹知道了,杀了你都有可能!”

    李十二不以为然道:“嘿,反正他又不知道,到时候我就说兵战输给人家了呗!”

    “可现在我知道了!”

    这时一个雄浑的声音,忽然在门口响起。

    原本还一脸乐呵的李十二,瞬间傻了眼。

    他先是吞了口唾沫,然后颤颤巍巍的朝门口看去,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爹、爹,你、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