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凰谋之特工嫡妃 > Q2 凰谋细纲 1 (可不订)

Q2 凰谋细纲 1 (可不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十余年前,大焱皇朝正处风雨飘摇之际,朝内奸臣横行,朝外边境不安,人心不稳,根基不固。太子萧承崇临危受命,在几位知己好友楚博涛,徐荐轩等人帮助下力挽狂澜。

    青湖泛舟之际,因缘际会镇国侯府嫡小姐徐听桐,心生钦慕。徐听桐以一诗相赠,‘听池边梧桐,风声萧萧婉’暗暗将名字涵于其中。可惜因楚家小姐带着面纱,萧承崇未认出是徐家小姐,反而是将此女错认作了柳家女,柳诗婉。

    镇国侯府忠君爱国,地位尊崇。为巩固地位,稳固朝纲,萧承崇迎娶了徐听桐为太子妃。初时,夫妻同心和乐,甚是恩爱非常。待时局稳固,萧承崇却念念不安,初见所钦慕之女子,经历多番探查后,后发现原是柳家小姐,将其纳入了太子府,自此荣恩非凡。

    萧承崇继位后,为昭帝。太子妃徐听桐为皇后,柳诗婉为婉贵妃。婉贵妃深受皇恩,并且生下了大皇子和二公主。昭帝甚为欢喜,将大皇子萧晨睿置于膝下,亲自教养。

    徐皇后无丈夫垂怜,面对宠妃,平日里宫规行事,多方受尽掣肘,受尽委屈,不得不退让,最后生下了三皇子和四公主。宫中一共七位皇子,四位公主,此后再无所出。

    三皇子萧辰琛天纵英才,文韬武略,英武不凡,出生后被封为太子,却是不得昭帝喜欢。年仅十一岁,就出宫建府,十四岁已经威震沙场,赫赫有名。十六岁,在[赤水关]之役中,被内贼里应外合,深受重伤,双腿有疾,再不能行走。

    徐皇后气急攻心,心念儿子,身子缠绵病榻。四公主在宫中遭受冷遇。婉贵妃嚣张跋扈,抢了徐皇后本先是打算定给了萧辰琛的儿媳。昭帝不满月余,便下令改立的大皇子太子,萧辰琛为琛王。自此琛王府闭门谢客。徐皇后一脉,门庭冷落。

    柳家因为婉贵妃之故,一门显赫。太子长袖善舞,又深受皇恩,昭帝极为宠爱婉贵妃,自此,进入了婉贵妃一派煊赫的时期。

    *

    二十年间,楚博涛早已为楚相,镇国侯府威望犹在,越发的低调。楚相第四女,楚景娴年幼有疾,弥留之际,被鬼医鬼夫子所救,带走。

    八年后,景娴已经成为了十三岁少女,疾病已然渐好。下山在[桃源镇]偶遇傲娇少年,乔子城。识得[酒仙],陆酒。最后以游戏之名得了[客留居],用小二,得帮手,开设分店。

    于山中行走时,无意间碰巧见到了遇见了杀手的萧辰琛,路见不平,动手相救,自此心开启了缘分。正巧萧辰琛此行是求鬼医治腿,经脉续上后,鬼医道想要行走唯有心药医治。

    两年后,楚家来人接景娴回京。

    太子拉拢楚相不成,又想陷害萧辰琛,求旨将养于乡下的楚家之女嫁于琛王。徐皇后不愿儿子受此等委屈,跪在了[勤政殿]外求收回圣旨,昭帝无动于衷。直到萧辰琛进宫,自此皇后,对昭帝再无半分感情。

    景娴和萧辰琛认出了彼此。十里红妆大婚,大婚后,夫妻情深,恩爱非常。徐皇后心疼儿子媳妇,另有亲妹妹萧锦好,温文尔雅,端庄贤淑。

    *

    乔子城对景娴一见钟情,不愿辱没佳人,一改纨绔之意,上京赶考。得知景娴嫁人,酗酒度日,无意考试。考场上,尽数是当年和景娴相辩过的策论,张口即答。

    殿试,前三十六名进了[昭德殿],昭帝看了乔子城的卷子,仔细问询,发觉其文采出众,性格沉稳,又见其生的好,心生喜悦,钦点探花。

    张源蒙景娴恩惠,上京赶考时遭难,被人所所救,(春华丫头),知道科考已经结束,心中郁闷难当,后成为了太子谋士,不知情中,知道了新科探花为乔子城,不知不觉泄露乔子城的身份来历消息,无意中将其出卖。

    科考后,太子想要收服人才,为自己在朝堂上效力,乔子城不愿,心中暗恨,打算给他一个警告,派人去查乔子城,得知乔子城和[客留居]旧识,关系密切,常日送饭。心声歹毒之计。

    郑鸣无意间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似乎是对[客留居]东家极为感兴趣,他发动了不少人查人,一切却好像是被掩埋了一般,没有任何的消息。

    乔子城得了官职后,因其深受昭帝的赏识,在[翰林院]颇受欢迎,叫了同样科考,却只是考中的进士的李明理等一众人都是记恨不已。乔子城心中难受,外出醉酒,无意识地被人所见,李明理等人暗地里为攀附权贵去禀告了萧辰恒。(赵光)

    萧辰恒一边叫人封口,一边则是派人将此事禀告了太子。太子收到了消息,哥两儿各自思量,太子进宫。

    *

    婚后,景娴和萧辰琛颇为恩爱,两不怀疑,感情渐温,萧辰琛顺势将书房搬入了屋子,两人相处起来,越发温情。

    太子在宫中和婉贵妃说正事情,无意间发现有人偷听,太子拔剑险些刺中萧锦萦,兄妹起了嫌隙,婉贵妃无奈,锦萦心中自傲,不愿低头。

    楚家和琛王府渐渐走动了起来,这和太子先前所打算的心思不符。萧锦萦喜欢楚景曜,太子有意成全,也好拉拢楚家,为自己做事。

    楚景曜下朝,太子叫太监去叫他,一旁凉亭相见,锦曜无意二公主,拒绝,两人不欢而散。路遇,即将出宫门的时候,萧锦萦不信景曜不愿意娶她,心中难受,锦萦自动出击,在宫中对楚景曜献媚被拒,被六皇子遇见嘲讽。

    萧锦萦所做的丢脸的事情,传入了太子耳中,太子发火。太子暗恨楚景曜没有眼色,心生报复。

    *

    太子和萧辰恒都确认了乔子成科考前每日必醉酒,心生怀疑。

    第二日,朝堂中忽然多了不少御史,参奏乔子城科考舞弊,且科举监考考官,有泄露考题,有徇私舞弊之嫌。(御史刘韬)是太子之人,昭帝不怒自威,科举事关重大,怎能随意糊弄,心生愤怒,最后是开口将子城暂且罢官,此事则是交由郑鸣彻查。

    下朝之后,太子和萧锦萦再度威胁楚景曜娶楚景萦。

    楚景曜心中越发厌烦,淡淡无视,径直离开。

    乔子城被夺了官职后,以前见他年少有为,背景强大,溜须拍马的人一瞬间便是远去。乔子城却是无感,日日只呆在了宅子里喝酒,小厮福元悲从中来,哭,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从她那里偷来的荣耀也是该换给她了。乔子城心中越发的难受,他在科考的学识,都是景娴原来教他的。

    京城风声传楚景曜贪赃枉法,泄露考题。

    郑鸣在宫中行走的时候,在了宫中意外发现了受二公主欺凌的,四公主[萧锦好],认出了当日在街上救下的且是被他念念不忘的姑娘,原是[四公主],突然明白[客留居]的关系,两人第一次交谈。却是因为其西昌候世子,太子外戚的身份,不欢而散。

    派人去了[桃源县]查探。却是走漏了消息,多拨人马都前往了[桃源县]去。

    *

    皇上举办的[琼林宴]。萧锦萦想要趁着昭帝心中高兴的时候,求得自己和的楚景曜的赐婚。昭帝心思莫测,询问了楚景曜,景曜当场拒绝赐,锦萦心头不渝。

    出了宫殿,锦好小孩子心性,和景曜无意间遇见,说了几句话,一起去寻了萧辰琛和景娴。郑鸣远远见了,心中黯然神伤。萧锦萦看在了眼里,暗恨锦好勾了楚景曜,心思恶毒。打算在宴会中陷害锦好。

    萧锦萦和楚含妍(禁闭放出),柳家姐妹,莹莹,齐水涵(喜欢郑鸣),谋略中,在酒水中下药,打算让锦好在宴会中出丑,毁了名声。(凑巧景娴扶着身子和萧辰琛在了假山后边听见了)

    宴会中,郑鸣心中郁闷,不断喝酒。景娴将计就计,萧景萦拿错了酒,结果自食其果,丑闻缠身声名狼藉,锦萦诬陷景曜非礼,以身子被看了为由。硬是想要嫁给了楚景曜。楚景曜断然拒绝。

    事情败露,皇上震怒,惊觉皇后美丽无双,气质高贵,美丽动人,当晚去了皇后宫殿,简单谈心。婉贵妃久等昭帝不来,大发恼怒,越加厌恶皇后。第二天只能是最后只是草草下了几份赐婚的圣旨。

    *

    萧锦萦丢了名声,又不可能嫁进了楚家,心中很是不快。

    婉贵妃心疼女儿,想要为女儿择一等一的好夫婿。次日,就叫了有权势的几家夫人进了宫来,为锦萦探各府夫人的意思。萧景萦心高气傲,得罪了所有的夫人。哭诉,太子斥责,其嚣张跋扈。却也是心生暗恨。

    多方打探的人,查探的人,信鸽消息传来,以及现在酒楼小厮出卖,[客留居]东家曝光,(旧地小二被人收买),景娴为[客流居]主人。

    宫外,郑鸣发现了景娴的身份。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暗地里,和锦好说好了不将此事宣之于众。景娴和锦好,路遇相救了刘香莲,(子女在[破庙)。景娴派人去接了其子女,暂且先安置在了【客留居】。

    第二日,太子一派拿景娴的声誉大作文章。锦好以为是郑鸣做的,心中厌弃。皇后洞若观火不偏不倚,信任景娴。皇帝心有所动。

    郑鸣关心锦好,怕是被锦好所误会,锦好忽视。乔子城听闻了风声后,心中暗恨自己给景娴惹了麻烦。

    ‘科举舞弊’,案件延迟。

    事情已经是上升到了家国朝堂,朝堂之上,李明理几人为高官厚禄所利诱惑,说出乔子城醉酒,昭帝冷漠以对。

    景娴安然上朝,不偏不倚,有力辩驳,太子一脉,证据不足,且重新测试乔子城学识后,乔子城官复原职,加恩一等,草草解决了此事,景娴随意受赏。

    *

    太子失利,朝堂官员两面三刀。言语行为间似是偏向了琛王。

    太子越加恼恨,暗中重金收买收买了无数的高手,打算刺杀萧辰琛,景娴出手,杀手被打退。萧辰琛关心则乱,为了保护景娴,竟然是冲破了魔怔站了起来,杀退了强敌,却是因为内息不稳,忽然晕厥。幸好鬼夫子忽然到了京中,救下几人,一起回了王府,诊断,已然是无事,可喜可贺。

    萧辰琛安然无恙,对外说是受了重伤。

    阿琛忽然晕倒,叫景娴心中,尤为恼怒,面对所有被抓住的黑衣杀手,训练刑侦,然后毫不留情地都‘杀了’。

    萧辰琛练了两日后,渐渐的腿脚好了。却是打定了主意,暂且依旧是先装着双腿有疾的模样。(并未爆出)

    景娴和暗影开始训练自己的队伍,暗影拿了新造好的一些兵刃,景娴照顾阿琛,开始加倍训练,培训场地,暗卫‘喋血’。

    黄觉几个厚着脸皮,在乔子城官复原职后,重新找上了乔子城,想要寻求关系,找个好差事,在[翰林院]和乔子城一番对话,乔子城恩怨淡漠,淡淡回绝。

    关于萧辰琛遇袭一事,太子随意也就是找了个人定罪,昭帝心中虽然有素。却依旧是不闻不问。

    黄御史上言,当场罢官下狱,却是被罢了官,倏然有一天突然失火,满门死亡,昭帝将此轻轻地放下,暗卫查探发现,原是满门被屠。

    萧辰琛勾唇淡笑,无奈微凉。

    那之前救下的妇人也算是休养好了,景娴念其可怜,开恩在了[客留居]里做事。

    昭帝太过偏心,皇后心中实在是怨恨。柳青霞在宫中受尽了侮辱和嘲笑,心中怀恨。徐皇后询问柳青霞的心思,柳青霞仔细思忖后,打算归入了徐皇后之下。

    鬼父子和景娴几个聊聊前途,未来,以及人生。

    太子府举办宴席。

    人来人往,萧锦萦只觉得所有的人都在嘲笑地看她,独自一人走入梅林,在太子府的宴席中被发现和状元有隙,{公主心思,声名狼藉,太子收复状元,下嫁公主,现代帮潘仁美,然后是停妻再娶。糟糠之妻上京寻人。}

    此事传遍了京城,丢尽了皇家的脸面,皇帝震怒。

    殿前,萧锦萦和太子几人纷纷争吵,最后却是无奈由昭帝赐婚。

    在[婉心宫],婉贵妃劝说二公主,二公主心性不顺,对来宫中劝说自己的柳家嫡女直接一巴掌,楚含妍看在了眼中,面对着死对头丢了脸面,心中暗自欢喜。

    被打了巴掌的柳如雪心中暗恨,面上虽然依旧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可是心中却是委实恼恨。打算日后必要讨回了场子来。

    皇后听闻了旧事,嘴角也不过是淡淡一笑。

    *

    *

    而与此同时,更为重要的事情,则是景娴的‘兵团建立’初次见面。

    在兵团里的,萧辰琛在腿好了后,终于和景娴洞房了。

    日子过的很快,等景娴几个回到了京城的[琛王府]后,事情稍稍平息了后,萧锦萦为了遮丑,已经被昭帝赐婚了。

    由于为了遮丑,且朝中的权贵并无人愿意相娶二公主,京中风声鹤唳,二公主的婚期定的早。百姓不知里头深浅,只以为公主配状元,天作之合。

    结婚当日,无比的热闹。当天,由于选秀被徐皇后留在了皇宫中的柳青霞,柳美人就在御花园中偶遇了昭帝,昭帝为她所惑一时兴起,宠信了一回。

    念及是柳贵妃的关系,隔日也便是晋升为嫔。婉贵妃气吐血。当日便是罚了柳美人,结果昭帝夜里,便是去了柳美人的宫中。

    婉贵妃心中难堪恼恨,怨恨昭帝宠幸了她人,对柳青霞下手也就是越发的不客气,昭帝知晓了经过,对婉贵越发失望。对于柳美人的恩宠越多。柳家也是着人劝说那柳贵妃。婉贵妃,心中愤恨难当,赏赐东西给青嫔。

    *

    景娴回楚府后,竟然发现了柳家来人。

    选秀后,柳家嫡次女被指婚给了五王,本就是最大热门的柳如雪,不知怎么的,竟好像是无人问津般的,并为未曾是定下了婚约。

    柳家人为了巩固权势,想要将柳家嫡女嫁给了楚家,为楚家的嫡长媳,也好为太子巩固地位。

    柳如梅偷听了柳家家主书房的谈话,偷听的话告诉了柳如雪,

    柳如雪,却是微微动了心思,当初是因为二公主喜欢,才是没有将楚景曜作为抚恤人选考虑在内,如今想到了二公主嫁的不如意,却是心有所动。不曾料到,楚家拒绝。而后又转投向[西昌侯府]的郑家,就是最开始的时候姻亲郑家也拒绝。

    因为婚事被拒,再则妹妹指婚为五王爷,可是一等一的好婚事。本是最先享受的家族势力,也都偏向于了自己的妹妹,时间一久,这样的偏向也就是越发的明显了起来。

    十来年的高居人上,可不是为了日后的屈居人下的。

    柳如雪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发愁,想要找太子妃的关系,太子妃明面上虚与委蛇,实际上暗潮涌动,并未做出了实际的行动。为了守住自己在东宫的地位,想要亲弟弟郑鸣娶柳如雪,巩固权势,却是被郑鸣拒绝。

    无奈之下,几番麻烦之下,太子妃毫无拌饭,只能以过年不外见朝中家眷小姐为由推脱,婉拒了柳如雪。

    *

    景娴在楚府呆了两天,回府的时候,才是发现了鬼夫子有一天忽然又是留书不见,而阿离随着一封信,被送回了琛王府。

    萧辰琛的师傅,天机道人,不问世事已经多年。此时却是来了一封信,“……”两人仔细看了之后,萧辰琛叫人给烧了。阿狸回来了。

    越近年关,昭帝的脾气却是越发的诡谲了起来。宫中气氛越发诡秘境遇,皇上到徐皇后和青嫔的宫中日渐许多。

    婉贵妃因为是时不时地推脱,陷害,尤其是不断地惩治柳美人,叫昭帝有些寒心。只是到底是年少时期喜欢的女子,心中人仍然是有一个特殊的地位,赏赐不断。

    *

    新科状元崔明觉,有一天在[酒楼]吃饭的时候,忽然是发现了他那糟糠原配。心中又惊,又恐,随意找了个借口,避开了众人,对原配刘香莲,将人堵在了一个外头的拐角之处,极尽用各种语言侮辱她,心思暗恨。生怕是被公主知晓了自己曾经有个糟糠之妻,说着狠话,想要赶着刘香莲以及一双儿女,离开京城。

    乔子城错失所爱,在京城这个一亩三分地,心中难过,求了楚家,在户部谋了个外放的官吏,(聊城江北道知府。五品知府)出京回洛城了,景娴去送别。

    路上见了香莲急急忙忙地去从外头回来,然后在路上碰见了几个找茬的大汉,虽然平息了事端,景娴看在了眼里。心中暗自有些思量。

    那几个大汉身量颇长,看着并不是大焱的人,景娴心中肺腑,派人去查,原来是别国的来使臣。

    赫连城回了住宿的地方后,恼怒手下,没想到了身份竟然如此快就泄露了,次日,对着大焱朝堂是递上了使臣折子。

    *

    时间很快就是过年了。

    [琛王府],这个年过的当真是简单,无论是宫里,城外反应淡淡。萧辰琛和景娴都进了宫,在[凤栖宫]守岁,一家人欢悦温馨,谈及锦好及笄。锦好脸红。

    拜年,楚家的家宴,楚含妍心生恶意,却是被禁了足。

    昭帝生辰,(四国来朝,贺寿),街道上多了不少的异乡人。

    花灯会,锦好由着景娴从宫中接了出来,没想到在宫外和楚家大公子,楚景曜意外相遇。[清风楼],锦好和楚景曜才思敏捷,赢了数盏花灯。

    梅花样式的,是送给锦好的,海棠样式的,是送给景娴的,至于牡丹,则是由着锦好带进了宫,送给了徐皇后。

    然后便是过渡到了几日后的皇宫的寿宴。

    *

    大焱皇朝昭帝18年。

    岁寒,腊月,三国来朝。昭帝寿诞,尤为盛大,皇家子弟,达官贵人,均是出席。

    宴会上,婉贵妃提议各家小姐表演,昭帝恩准。柳如雪上台后,其余的几位公主也是上了心,三国的公主纷纷献艺。

    楚含妍一曲,和大盛公主比拼,获得赞誉,却是故意柔声说道,自己的姊妹楚景娴的舞,才最是厉害。意图叫出生乡野的楚景娴出丑。

    萧锦萦故意出声赞美,引起了诸位公主对景娴的敌意。她本该是在出嫁的公主的席位上,和驸马一起,可偏偏,她是不喜欢这个驸马的,就是成婚当日,也是被婉贵妃下了药,这才是成就了好事。

    木已成舟,她无法更改,心里不免对一切都恨上了。

    今日却是冷着脸,大大方方地做了锦好的身边,好一顿挑衅锦好,锦好想要是插嘴,却是插不上。

    萧锦萦和楚含妍推波助澜,表现的是越加是过分,处处以景娴为厌弃,景娴心思灵敏,冷言反驳,大放光彩。

    纳兰朵面色冷淡,丝毫看不惯景娴,出言挑衅。景娴不卑不亢,最后和纳兰朵约好了日后到京郊城外的马场骑马。

    赫连城惊艳地看了景娴。贪看美色。

    重新开始了宴会,几个人见此,都越发厌恶,恼恨。

    柳如雪和楚含妍交换了一个面色后,心生恶毒的计谋,便是叫人让人故意倒酒时,弄乱了景娴的衣服,好引诱人出去。

    景娴将计就计,随着宫女而去,楚含妍想要是看景娴的笑话,不动声色地隐没了去。在半路上,追月冷心,将楚含妍敲晕,丢给了在此等候已久,被萧锦萦和楚含妍所安排的打算毁了景娴的清白之身的纨绔子弟任齐贤。

    楚含妍算人反被算计,最后在宫宴上被朝中纨绔,任思贤,破了身子。

    与此同时,他国王爷想要是转了话题,挑拨离间,暗暗厌弃萧辰琛为瘸腿之人。萧辰琛多智近妖,自然是没有将这些看在了眼中。不咸不淡地反驳。

    *

    夜空中忽然是传来了一阵惊呼,悲痛欲绝。有人传言是琛王妃不守妇道,与人苟合。

    昭帝盛怒,众人纷纷前往,惊觉丑事,原是楚含妍和任思贤。作为算计之人的的柳如雪也是大惊,暗暗肺腑楚含妍,果真是没脑子的,当即便是各种冷心,撇清了自己。

    楚含妍从昏迷中醒来,却是发现自己衣裳不整,被众人看在了眼中,自知声名尽毁,想要是反咬一口,构陷是景娴为了毁了她的名声所陷害的自己,昭帝铁血手腕,冷声处罚了楚含妍和任思贤,念在了两家均是朝中重臣,世家,为其赐婚。

    宫宴继续。

    大盛国家的皇子,公主,再是一转话题,说到了当年的之事,表示羡慕昭帝和婉贵妃的爱情故事,打了徐皇后的脸。

    婉贵妃自以为自己冷艳高贵,自诩自己才是皇帝的真爱。在说起当年的旧事之时,无意间泄露,昭帝忽然是惊觉婉贵妃所说的,与他所记忆中的那个女子一切不符合。重新梳理,竟然发现当年的那个女子原来是皇后,当即便是冷了面色。

    *

    事情来了一个大逆转。

    婉贵妃没有想到那么多年的宠爱,竟然一夕之间都作了家,看见了昭帝厌恶的眸光,面色绝望。太子的面色也是变化万千,萧锦萦冷了面色,怕是自己的地位受了威胁,柳家人甚是尴尬。

    徐皇后面色淡淡,似乎是并不在意。二十余年的漠视和忽略,二十余年所给予的心爱之人的委屈,昭帝心中悔恨万分,恨不得将最好的补偿给了徐皇后。

    ……

    宫宴后,太子,萧锦萦还有婉贵妃一起商量诸事。婉贵妃依旧是不改其跋扈,太子厌弃婉贵妃,忿忿而走。

    第二日,众臣弹劾柳家,柳家面色灰拜,宛若是丧家之犬吗。

    下朝后,徐家兄长对徐皇后说是自己对不起她,不该是放任她一个人在那湖中,却是造成了那么多年的错认。

    徐皇后淡淡而笑,却是已经毫不在意了。这么多年的阴差阳错,毁了的又何止是三两人。

    *

    太子随着昭帝在宫殿中,向昭帝求情,发誓会是孝顺皇后。昭帝虽然已经厌恶了婉贵妃,可是太子却似乎他从小就带在了身边,费尽心思所养成的儿子,虽然拒绝了,却是并未有任何的迁怒。

    徐荐轩回府后,徐家默默地炸开了天。

    这么多年,因着婉贵妃的受宠,徐皇后在宫中受冷遇,家中本就是觉得对不住徐皇后的,两家更是有些不对付。而今知晓了是那柳家的女儿顶了徐家女儿的宠爱,心中愤愤,自是不肯善罢甘休。

    昭帝自知对不起徐皇后,说要补偿徐皇后。次日便是封了徐家子弟官职。皆是给安插在了要职之上。

    封锦好正一品公主,安阳,清河两县为封地,萧辰琛,超一品亲王,景娴,正一品亲王妃。

    任家因为任思贤的事情,默默地休了书信去了国寺庙给礼佛的太后。

    楚博涛下朝回府后,柳姨娘闹事,想要叫楚博涛为楚含妍讨回了公道,楚含妍做妖,默默地被楚博涛送入了家庙。

    萧锦萦听了圣旨上后去宫中闹事,昭帝震怒,婉贵妃被请出了正殿,原本圣宠一时的婉贵妃失了宠爱。

    *

    萧锦萦在了宫中受了气,怨气滔天,从宫中忽然回府。回府后,萧锦萦忽然在府门前撞见了慌慌张张的驸马身边伺候着的小厮,仔细问询了一番后,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显露,可是心底里却是派人去查。

    昭帝再见徐皇后,徐皇后眸色淡淡,并未有任何的欢喜和激动,两人不欢而散。

    帝王的宠爱是求之不得的,不过是两日,婉贵妃就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现在的生活和先前过的日子究竟是有多么的天上地下。又是隔了一日,在儿子的劝说下,婉贵妃心生恐惧,生怕是没了帝王的宠爱。亲自为昭帝送上点心,到昭帝面前哭诉。

    婉贵妃虽然失宠,但是面色可怜,在昭帝耳边吹风,表示愿意和皇后共同侍奉皇上,姿态非常低微,对皇后说对不起。然后又有太子的亲自跪下赎罪,皇上心中虽是不满,可到底是心中淡淡,起了浅浅的原谅之意。

    柳嫔拜见了徐皇后,徐皇后面色淡淡,却是明里暗里多方支持。婉贵妃失利后,柳青霞一跃而成为了新宠。在宫中气势颇盛。

    连着几日后,萧锦萦,忽然发现状元在外有联系,赶紧逼问小厮,小厮不敢实话实话,只得拿着话糊弄着,却是派人探知身份。

    马上就是景娴和纳兰朵约好了,进行赛马的时候。萧锦萦打算待马场比拼回来后再行解决此事。

    *

    过了几日,京郊马场,校场比拼,阿琛打算驯马。景娴出头,阿琛生气,两人均是为了对方着想,说破心事,开解。

    第二日狩猎,景娴随着锦好一同进去,忽然见阿离。阿离一阵乱跑,最后被景娴所救。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只箭忽然是射向了景娴,景娴浅浅避过。

    查清事情后,原来是萧锦萦因为嫉恨景娴和锦好所射。

    事后,回了营地后,景娴呕吐,晕倒,正好被查出了有孕,一查,原来是小夫妻没经验,不懂事,身子竟然已经有了一个半月了。

    *

    景娴怀着皇孙受惊,徐皇后大为恼火,萧辰琛又惊又喜,看萧锦萦就好像是在看死人。楚相以及镇国候府具是上表要严惩凶手。

    风向忽然是发生了转变,因为家丑不可外扬,萧锦萦被罚面壁府中半年,被人的看押着,提前赶回了京都城,其余的等回京后再行另议处罚,

    萧锦萦回府后,气急,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公主府的下人既然也是查出了那小院子里的养着人的消息。萧锦萦使了计谋,出了[公主府],亲自带了刘二和清儿去了那个小院子,这才是知道了状元原来有妻有子有女,竟然胆敢将刘香莲等人蓄养在了太子赏赐给了他的小院……

    崔明觉对年老色衰的刘香莲颇为不耐,可是对唯一的儿子却是抱有重望,送了他去了学堂,且是每月给予一定的银钱,将三人都养在了外头。

    周舟保护公主和王妃不利,暗中将请罪折子递给了昭帝,只是昭帝却是没看。刘二讨要赏钱,却是被萧锦萦所制,命他下手去处决了刘香莲等人。

    太子和太子妃心怀不轨,萧辰琛和景娴恩爱非常,处处精心照顾。

    宴会上,景娴用了调料,烤肉芳香四溢,昭帝也很是喜欢,可是耐不住性子想要,无意间,竟然牵扯出了一桩十年前宫廷旧事。

    回宫后,太子想要叫太子妃怀孕,房事越发的激烈。

    *

    萧锦萦嫌弃刘二办事效率差,数日都未曾见到效果。刘二本就是这城中的小混混。在银钱全是的诱惑下,夜间第一次放火,结果刘香莲等人并未居住在了正房,结果被救,被问讯的崔明觉安置在了一个租下的小院子里。

    萧锦萦发现了刘香莲母子三人,竟然是毫发无伤,大怒。可是碍于昭帝回京,叫人暂且停下了所有的针对的事情,只是命人时刻监视着刘氏。

    昭帝回宫,各府上的马车也都是回府。景娴回到了府上,府上之人,早早也就知道了王妃有孕一事,欢迎的格外的隆重。

    昭帝回宫后,到皇后宫中看见她在挑东西给景娴补身子,又叫人送好几车的东西到琛王府,惹来了无数的艳羡。

    太子出宫回府前,拒绝了来请的公主府的人,自是回到了东宫。

    崔明觉求见,太子处理完积压下来的事情,又是听说赐给了驸马的宅子着火,心底里有一些怀疑,仔细地敲打了一番崔明觉,才是让其离开。

    萧锦萦见没有请到了太子,大发脾气。崔明觉拜见太子的。太子因为是校场的事情,多加叮嘱好好看着公主。屏风后转过了的谋士人影来,竟然是当年桃源镇上的张源。太子听闻了风声,疑心宅子里的妇人和孩子,派人去查。

    *

    第二日早朝的时候,三国的使臣终于提出了此次来朝的目的,终究是前些年战争损耗,有些元气大伤,这几年渐渐恢复了过来,想要谋求更好更有利的地位。隐晦地提起了联姻。分别是三国的公主,同时若是不愿意,也是求娶大焱的公主。

    大公主和二公主都已经出嫁,三公主早已经有了婚约,只等回京后办理婚事。公主中只有锦好一人符合年纪。朝臣在则是争论不休,是联姻还是不联姻……

    昭帝淡淡的不动声色,后来将此事暂且按下,退朝后和亲重大臣商议,几位皇子已经有了皇子妃,娶她国的公主,得不偿失。而至于锦好,作为唯一的嫡女,且是被忽视冷漠了那么多年,昭帝有些舍不得。

    太子为二公主求情,希望昭帝宽恕,昭帝的怒气散的差不多,却依旧是拒绝,打算过些日子再看看再说。太子而后又是命人往公主府传话,安分些才能够好些。晚上,又是狠狠地要太子妃,想要早日怀上身孕,有了继承人。

    出宫后,景曜和锦好相遇。景曜心中默默欢喜公主,可是锦好情窦未开,心中却是因为联姻一事,有了默默地想法。

    如果能够为皇兄做一些事情的话,她是愿意的。

    商议完了国事之后,昭帝到皇后的宫中。

    徐皇后不忍心锦好远嫁,昭帝心知徐皇后看中儿女,表示并不会让锦好远嫁。皇后淡淡地说起了锦好及笄的事情。

    昭帝心中有旧,想起了这么多年都愧对了徐皇后母子三人,想到了当年二公主及笄宴的奢华,昭帝愧疚之下,自是打算大办。

    *

    被太子警告且是严密监视,萧锦萦果然是安分了些。

    锦好去给景娴药材,途中遇见了楚大哥,而后救了被地痞流氓欺辱的刘香莲等人。

    怀了身孕后,景娴的生活相较之以往越发的悠闲了起来。

    景娴觉得楚大哥和锦好,郎才女貌,很是相配。言语间默默提及,隐晦地打探着景娴的心意,可惜景娴七巧玲珑心,虽然心中明白究竟该是如何选择才是对自己最好,可是未曾露了半点风声,十分的乖巧懂事,默默的不愿意给人增添麻烦,叫众人见了都心疼不已。

    景娴和萧辰琛都喜欢锦好这个妹妹,自然是不可能看着她远嫁。

    谈话间,宫里传来了徐皇后确定的消息。众人方才是安心。

    景娴笑谈楚大哥,锦好淡淡地措开了话题,既然不可能,何必呢。说笑着转了话题,说公主府。

    楚景曜默默一笑,的并未逼迫,只是越发的上心了起来。

    锦好在琛王府主了几日,散散心。楚景曜常来常往,景娴想要撮合两人。

    *

    崔明觉上街时,不经意间看见了有人在欺辱刘香莲母子三人,而那背后所指使的人,却是曾经在公主府里有一面之缘的‘刘二。’

    无意中发现了刘二的手脚,崔明觉心中大惊,迅速便是派人去查。

    昭帝越是不肯许嫁,三国的使臣,就越发觉得这唯一的一位嫡出公主必然是受尽恩宠,有极大的好处。三国的使臣独自暗暗地谋划,想要让大焱的嫡出公主落入他们的手中。

    燎越驿站中。

    纳兰朵和赫连城有隙,嚣张跋扈,不解风情后,为赫连城所厌恶,被他占了身子。七皇子原是披着羊皮的狼,暗地里下了命令,让纳兰朵勾引萧辰琛,就在宴会上下手。纳兰朵这才是明白了自己的身份,打算将计就计。

    若真是被指给了琛王,那琛王不喜她,定然是不会碰她的,也好是保全自己爱三哥的心,不会叫人占了身子去。

    次日,昭帝在早朝上,当着众臣的面宣布了,不联姻公主,也不迎娶他国公主,若是几位太子有喜欢,可以选京中贵女为妃。

    *

    景娴在府中呆的久了,想要出府,正好带了锦好,楚景曜,萧辰琛相陪,去了[客留居]。

    任思贤作死,竟然敢调戏公主,暗中被萧辰琛和楚景曜整治。

    路上偶遇三国的使臣,纷纷来献殷勤,示好锦好,正好太子也在,东齐,还有大盛的王爷,举止间均是一脸热络。

    任思贤被带去了天牢,任侯爷求情,去了许多的府中求救,说了无数的好话,最后才是回头涂脸的回府,不消是片刻,就接到了申斥的圣旨。

    东宫收到了其余国家示好的消息。太子和其他几国的人相互接触频频,昭帝在皇宫收到了消息,心中未免也是不喜了些。

    只是想到了三儿子的腿,却是无端冷了面色,心中不知道是叹了多少声的可惜。然后又命人送了一大堆的补品到琛王府。另外申斥任侯爷教子无方。

    而太子回府后,大发脾气。

    紧接着派人去查的事情有眉目了,总算是查清了那几人的身份,知道了崔明觉的花花肠子,不由地是冷了面色。

    某一天亲自去了公主府,警告公主,稍安勿躁。公主给太子面子,打算先将此事放下。太子默默行动,而后将刘香莲母子暗地里暗暗扣押。

    *

    过了几日,便是由皇后主办的[赏花宴],各家女子各种算计,几位公主争奇斗艳,几位皇子也是颇有兴致的来凑热闹。

    锦好安安稳稳地跟在了景娴的身后。太子和纳兰朵费尽心力筹谋,想要害萧辰琛,赫连城和萧锦萦同样是设计,想要合谋要害锦好。

    危急关头,锦好被大哥救下。郑鸣晚了一步,铩羽隐没在了暗地里的。萧锦萦无比闹腾。

    太子本来想要算计萧辰琛,最后没有想到却是自己睡了纳兰朵,且是被宫人所引过来的徐皇后以及以下的当家主母以及小姐抓了个正着。

    众目睽睽之下,萧辰睿无法辩驳,只能将纳兰朵纳为太子侧妃。等人群散了后,因为太子发现了纳兰朵并不是完璧,怒发冲冠,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并且心中起了嫌隙。

    纳兰朵被送回了使馆。

    赫连城嘲讽地看着纳兰朵,不顾其挣扎,再度占有,冷嘲热讽。原是叫她去勾引琛王,可她却是勾引了太子,以为是要逃脱自己的掌控,严厉惩戒。

    纳兰朵挣扎间,恍然发现了赫连笙就在屋外,可是他却是并未制止,知晓了赫连笙的冷漠,叫纳兰朵死了心。

    丞相和夫人谈起了四公主萧锦好,有意求娶其为楚家嫡长媳。

    次日,则是昭帝挑选了几家的贵女,封为和亲公主,赐婚,而后入宫备嫁。三国纷纷说要准备回国了。

    为了顾及彼此的颜面,七日后,纳兰朵进了太子府。

    而在这一切发生的当口,那个冒犯公主和王妃的任思贤被关了几天,最后狠狠被打了三十大板,才是给放回了家。而后就没有了任何的声讯。

    *

    转眼也就是到了二月底,锦好及笄,格外的隆重,且锦好姿容艳绝,温婉动人,叫不少世家子弟倾倒。

    郑鸣心有所动,潜入了后宅中,打算暗暗送礼,无意中在宫中发现了两个宫女在谈论公主可宝贝了的元宵时节的花灯,知晓是楚景曜所赠,心中酸楚。亲眼见到楚景曜送礼。大受打击,将仔细准备的礼物放在了锦好的闺房,就潜出。

    太子携柳元杰等相聚,几人言语间更是异想天开地竟然想要娶锦好。被[荣国府]小侯爷,季焱,以及好友林子聪,(饱读诗书,宁国府世子)听见。

    郑鸣不动声色地混迹到了这里头中来,默默地在耳边听见几人污言秽语,强忍了一番,借口有事,愤而走。季焱和林子聪在这些人离开后,才是从假山后走出,心里头各有思量。

    年轻气盛的少年,最是看不惯那些不知进取的纨绔,在惊鸿一瞥后,就默默喜欢上了那个虽然是素面朝天,却是温婉动人,气韵天成的公主,打算暗暗守护。

    宴会后,锦好回到了屋内,看见了多出的礼盒里的海棠白玉簪子,心中一滞,询问婢女。心有戚戚。

    宴会的时候景娴孕吐,竟然引得太子妃也呕吐。太医一查,这才知道,太子妃也是怀孕了,太子高兴不已,纳兰朵心气不顺,太子妃却是没有将她看在了眼中。

    景娴孕吐特别难受,萧辰琛很心疼。

    及笄宴后,太子在偶尔间回在昭帝面前提起锦好的婚事,有意将锦好嫁给了自己的母家。皇后无意中从昭帝处知晓,皇后自然是不同意的。

    生日上,暗地里和昭帝关于楚景曜过了明路。

    *

    三国走的时候,悄声无息,可谁知道,赫连城只是做了一个样子,并没有走。打算暗查京城。

    锦好私下被欺辱一事,萧辰琛等人自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一等赫连城落了单,遭到了阿琛等人派来的追命般的刺杀,来来回回,受了无数的伤,势力更是折损了大半。

    最后逃入了[公主府]中,原来那日宫宴后,萧锦萦被受了楚景曜的伤寻求补偿的赫连城占了身子。

    燎越使团早已离国,赫连城却是未走,想到了那日竟然被这个人占了身子。萧锦萦自然是愤恨非常。赫连城明里暗里多次威胁,最后在[公主府]的东南角的院子里住下。

    崔晓和崔浩某日在[公主府]出现,萧锦萦气愤不过,狠狠责罚,待人走后,打算动手处置了他们。一番交易,赫连城借人给萧锦萦。

    萧辰琛等人暗中知晓,静观其变。

    锦好许配柳元杰之事被徐皇后拒绝,太子心中不忿,不过也是明白,是不可能嫁给了柳元杰的。

    *

    过了些日子,景娴的肚子已经有了三个月了。孕吐已经好了很多,在京城中闷久了,带了锦好一起,打算去城外庄子过些日子。

    在郊外的路上遇上了碰到了楚家二哥和几位京中的少年权贵。季焱,林子聪。(围场后,楚家二公子出众,众多的京城子弟都是亲近楚家,越多的嫡子也都是到了城外京畿营演练。)

    ------题外话------

    到最近几章前的所有细纲,语句都已经整理过了~唉~后面的会再补上的,么么哒~v群里会传上的